角落

Seize the day

【米英】蝴蝶翅膀的颜色

好久没上lof还有人记得我么w?【并没有

大半夜心塞的不行爬起来写了个高考题……

本来想是30分钟结果最后还是写了一个半小时qwqqqqqq

然而大概跑题严重最后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了qwq

不过高考过去那么久了估计也没人注意得到我w

管他呢反正总算是写完了……我也该睡了。晚安大家,祝好梦。

 

ATTENTION

X 米英注意

X  AU注意

X  超清水注意

X  中英文混写注意

X  从头扯到尾注意qwq

如果这都没问题那就看下文吧w

 

【米英】蝴蝶翅膀的颜色

 

“蝴蝶的翅膀结构很特殊……”

少年摆弄着手中的标本,散着淡淡金光的翅膀被切成小块压在透明的玻璃之间,仅是这一小块就能想象到展开那扇翅膀时的美。像是那人的发,像是那人的眉。但是不一样,少年倔强地把它丢在显微镜下,再好好观察一遍,还是透明,像层易碎的梦,却在阳光下泛着绚丽的色彩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少年拉着青年的手,嘟嘟囔囔着,“为什么阳光里五颜六色的翅膀其实是透明的呢?”青年没有马上回答,他紧了紧与少年十指相扣的手,轻轻阖上眼睛:“阿尔觉得呢?”“我……?我觉得像被欺骗了一样……明明看起来那么漂亮……”“是么?我倒不那么觉得,”青年呼出一口气,刚遇到空气就迅速凝结成雾,化在他的一抹微笑之中,“我啊,觉得那是种自我保护之类的东西吧,用特殊的结构保护自己,在他人面前化作自己最美好的样子,但也从未忘记自己的本心。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?在这样的世界中就算沾上炫目的色彩,也保持着自己最清澈透明的样子,最最原始的自己,那也不是件很棒的事么?”少年不太懂那是什么意思,只觉得讲这些话时青年琥珀绿的瞳孔比那翅膀更加透彻,清澈得倒得出云,倒得出自己。被叫做阿尔的少年也学着青年的样子呼出一口白气,拉了拉紧紧相握的那只手,“亚瑟哥哥……我饿了……Hamburger……”青年轻笑出声,松开手把少年揽入怀中,“好好,走!去吃Hamburger!”

 

 

也许是因为无意间翻开当年的课本,才会被从中掉出的翅膀标本夺去了思绪。也许是因为又到了圣诞节,才会想起被自己丢在英国的笨蛋哥哥。“要圣诞节了啊……”屋子外面很热闹,听得到家家户户播放着的圣诞颂歌,看得到满大街的耀眼霓虹,连这宿舍里的人都走光了,然而自己没有什么亲人在美国,也没什么想要做的事情,所以也只剩着自己盯着窗外的哪家发呆。“本心么?……”阿尔叹了口气,呼出的气消失在空气中不留一点痕迹,也没有泛起的白雾。那是当然了,阿尔把头埋入课本缩在角落的沙发里,有哪个笨蛋会大冬天的出门啊……

 

也许是外面路人呼出的白雾让自己联想到什么,也许是窗外的圣诞树让自己回忆起谁。亚瑟盯着3年前从美国寄来的信,有些出神。他拆开看过,他不记得看过多少遍,很多很多遍吧他估计,因为信封的边角已经烂开了,然而那信却依旧固执的立在那个位置,像它那每次看完都还固执收拾好摆回原位的主人一样。“No matter what mom have told you, I don’t need your help anymore.Leave me alone. Alfred. ”他记得信里写了什么,每字每句每个标点每个停顿。他试图想要把信撕掉、丢掉,永远都不要再看到它。然而读完信,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收好,再放回那个早晨它出现的地方。然而第二天第三天,走到这个位置还是能看到它,它倔强地立在那里,然而那个倔强的弟弟却没再回到这里。“圣诞节啊……”亚瑟裹起毛毯缩在沙发里,壁炉里没有火,屋子里好像有点冷了。

 

“咯拉”一声,亚瑟听到有敲门的声音,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,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了是么?亚瑟搓了搓手,点起灯,眯了眯眼睛好容易才适应屋里的灯光,门外,小小的包裹静静地躺在门口的地毯上。“For Arthur”上面只用钢笔寥寥草草写了这么一句。亚瑟在壁炉里烧上火,自己沏了杯红茶坐在桌前才开始拆那包裹。

 

红白色的条纹纸张,包的很笨,胶条贴的乱七八糟。无奈之下,亚瑟只好拿剪刀剪出条出路,然后里面的东西就哗啦啦的全都一股脑地掉出来了,有红色的、金色的、绿色的、蓝色的,全都是用玻璃片压好的蝴蝶翅膀标本,紧接着还有那张蓝底印着白星星的信纸。

“Do youremember where I had my microscope? I learned something new here, so I need it.

But I couldn’t find it everywhere,so I amplanning coming back… only for my microscope I mean! And …however if it’s Christmasthere… merry Christmas. Alfred.”

用惯Email,整天在电脑上敲敲敲的人居然写信来,“Awful hand writing… and it’s ‘learnt’ not ‘learned’…”青年勾起嘴角,码好标本,和这张傻信纸一起放在那个泛黄的信封旁边。迎着灯光,翅膀们闪着亮丽的色彩,像要照亮这个地方一样。

 

嗯……也许也没必要继续留着那一封了吧……

 

---FIN---

 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