角落

Seize the day

【SD】不存在的存在(普通人AU,一方死亡,HE大概,一发完)

(题目与同名歌曲无关)


这是一篇要交到老师那里的小说,我就这样赤裸裸地交了同人!

我需要一点鼓励qwqqqq【你

文章需要将十三个上课同学提到的歌名放入其中,不用保留歌曲原意

十三个歌名:

1、异乡人    2、夜空中最亮的星   3、水手

4、童话镇    5、我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、风起时

7、东方红    8、意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、深海少女

10、泡沫    11、康康舞曲           12、不为谁而作的歌

13、绅士

(到现在都想打说康康舞曲的那人x)


本来卡了很久,下午听着Hurts的The Water突然想到的,几乎一口气写完所以这种凌晨发上来qwq

文笔比较水,单纯自己写的开心。

注意:会在文中画出歌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题目:不存在的存在

配对:Sam/Dean

分级:PG-13

字数:5100+

注意:

+普通人AU,SD的家庭普通、平凡,兄弟向为主

+Sammy是个旱鸭子,Jessica性格操控、相遇年龄操控

+文笔三流

+写的时候听的bgm:

1 The Water - Hurts

2 Years - JBM(建议第一二部分配合食用)

3 The Road - As the Stars Fall(几乎可以全文配合食用)

+抱歉废话太多qwq 总之食用愉快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7

 

我想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。我追着麻雀跑到院子里,一个陌生的大男孩,站在老树的阴影下看着我。说不清为什么,但总觉得他有什么很不同的特质,让我移不开目光。他见我一直盯着他看,皱了皱眉,甚至夸张地动了动四肢来确定我看的到底是不是他,然后有点紧张兮兮地问我是不是看得到他。

 

“看得到啊。”他看起来好像很激动,过来跟我说了很多类似于他叫什么、是个新搬来的异乡人之类的,我傻乎乎地点着头,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邻居家的泳池探险。他像是被什么很有趣的东西逗笑了,蹲下来直视着我的眼睛,他的瞳孔在之前的阴影下有些暗淡,而现在它们近在咫尺,那是种像森林般的绿色,是种我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的美,“好,”他说,“带我去探险吧,小水手。”

 

我领着他从我们找到的“秘道”挤进邻居家的篱笆,但当我再转身的时候,他消失了。我不记得他的名字,只是慌张地向邻居向爸爸妈妈形容他的样子,但得到的答案只有摇头,还有并没有新搬来的人家这样的答案。

 

 

 

 

13

 

当他的脸连同那抹绿色一起随着时间被打磨地看不清轮廓时,他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,出现在我门前。

 

“嘿,Sammy!个子长得很快啊!”他咧开嘴笑起来,脸上写满抑制不住的兴奋。“呃……你哪位?”我有些尴尬地转转门把手,一时想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高我两个头的陌生男子。“Dean。嗯……一起挖泥鳅、采蘑菇、到泳池探险的朋友?”看上去大学生样子的高大男孩,突然聊起像是小姑娘的童话镇之类的话题,我忍不住轻笑出声。虽然不太想让兴奋地“是吧是吧”的他扫兴,但脑海里隐隐约约的片段实在凑不成人形,只得诚实地开口:“抱歉,没什么印象。”他有点无措地抓抓头发,“那……至少让我知道你现在多大了?”“13岁。”“……唔哦,那是有点久了。”他下意识地拽了拽衣角,翠绿的瞳孔中带着歉意,“嗯……你看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所以……”“妈妈说一般可疑的人都会这么说。”“但你看我……”

 

“Sam?你在跟谁说话?”妈妈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打断了对话。“门口来了个叔叔说认识我。”我回头答道。妈妈警惕地从房间走出来,“谁?”“就是他……”,我伸出手指,却只指向了一片虚无,“明明刚刚还在……”

 

妈妈探出身子,可门口没有任何人到访过的痕迹,“可能叔叔回家了吧,”她捧着我的脸,“答应妈妈别再随便和陌生人讲话了,好么?”

 

我点点头,牵着妈妈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

 

 

“别叫我叔叔啊!我才20好么!”再见到他是两天后放学回家的路上,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我差点丢掉手里的书包,但肇事者丝毫没有不该这样突然出现的自觉,依旧叨叨着他还风华正茂什么的。我花了点时间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情,又回想起妈妈的话,决定不去理他,低头看路。“Sammy?”发现完全没有我的回应,他有点担心地像是要抓住我的手臂,却扑了个空,“嘿,发生什么事了么?有人在学校欺负你了?虽然不太可能……难道你考砸了?”还是得不到我的回应,他干脆站在我面前拦住去路,“果然是有人欺负你吧!你告诉我是谁,我去把他的肠子从嗓子里揪出来!”“等等等!”见他气势汹汹的真的要往我学校去,我急忙开口,“大家都对我很好!没人欺负我!”“那为什么都不说话?”“也没什么……就是……妈妈说别跟陌生人讲话……”我想小声嘟囔着,他怔了怔,努力收起嘴角的笑意,“嗯……妈妈说的对,但是,”他歪歪头假装很困扰的样子,“但是我知道附近有家超好吃的牛排,而且有沙拉吧无限量取餐……”我猜大概我的眼睛都亮了,因为狡黠的光芒又回到他森林般的瞳孔中,但他还是继续摆出一副失望的样子,“那算了!我还是自己去吧……”说着便向反方向迈开脚步。“……等下,”我声音不大,但他马上停下,“你在跟我说话么?妈妈不是说了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么,”回过头时,脸上的得意都藏不住了,还一副绅士的样子给我行了个礼,“小姑娘要听妈妈的话啊,要不然会被拐走的。”“我不是小姑娘!而且至少……”我憋红了脸,“至少把地址告诉我……”

 

在那之后他就正大光明地送我上下学,尽管我的回应并不多,从“今天的天气一看就适合逃课”到“你看前面的姑娘前凸后翘”,他还是自己说的津津乐道。他还怂恿我去把妈妈健身时候听的轻音乐换成康康舞曲,把同桌喝咖啡的白砂糖换成盐,虽然平时我不太想理他,但偶尔心血来潮做个恶作剧,回头时他早就不见人影了,最就剩我一个人在对他暗暗地咒骂中受罚。那之后,他再一脸歉意地求我原谅,念叨着这就是一次意外没有下一次了,顺便再从字里行间里透出几处好吃的沙拉吧、几家产品齐全的文具店,然后下次继续出卖我。该死的!他是怎么知道我都喜欢什么的!

 

日子就这么夹杂着令人开怀大笑的片段,平淡地过着,我们在公园偷看小情侣们亲密,躺倒在草地上唱着两分钟前现想的不为谁而作的歌

 

 

 

直到有一天,我的上下学又变得孤身一人,我想起好笑的故事转过头,身旁又只剩空气。他,又像6年前一样再次消失在人海里。

 

 

 

 

17

 

“Sam Winchester!你怎么能这样!”“不,Jessica!你听我说,不是那样的!我没有……”“嘟嘟——嘟——”“Damn!”我懊恼地摔下手机,将手指插入发丝间,调整着呼吸。这周的第三次?还是第四次?不停地因为小事而爆发的争吵折磨得我筋疲力尽,管他是“三年之痒”还是什么鬼,再这么下去我们迟早要完蛋。

 

“……哦哦,吵架了?我来的时间点不对?”熟悉的声音刺痛着神经,我几乎抄起手边的书就砸向声音的主人,他也吓了一跳,翻身躲过攻击,硬皮书“咚”地一下撞向墙面,留下了一个小凹痕。“嘿,冷静点,小老虎。”他举起双手稍微隔开点我们之间的距离。“……Dean?”听到我叫他的名字,笑容很快回到了他的脸上,“Hi,Sammy!想我了么?天啊你都长这么高了!”他夸张地比了比我的身高,确实,曾经较我高大很多的男孩,现在也只是比我高上几厘米的样子了。

 

“是Sam不是Sammy!……你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“嗯……就刚刚……”看我不信任的眼神,他又虚心地补了一句,“门是开着的。”他还真是一点没变……不管是行为、性格,连那张脸都没有变化,翠色的瞳孔和初见时一样迷人。

 

“你来干什么?”“我回来了嘛,就顺便来看看你……”“事到如今你回来干什么!”我实在有点生气,徒然提高的音量,让他也有点不知所措。可能是跟女朋友的争执还在影响我,但我更气的是这个随意出现在我身边又随意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。

 

他舔舔嘴唇,斟酌着开口:“听着,很抱歉我消失了一段时间,但是……”“一段时间?4年!是什么样的急事,居然让你连一声再见都来不及说?”我只觉得怒气止不住的向上泛起。“Sam……”“没事我理解,谁会把十几岁的小孩当回事啊,对吧?”“不是的!Sam,我……”“Dean,你可能来的真的不是时候。”我打断他,把还欲出口辩解的他留在原地,伸手打开了房门,“所以先离开好么?”他抿着嘴会意地点了点头,走到我的身边,“有什么需要让我知道。”“……离开吧。”

 

关上门后,有种透支的感觉爬满全身,我只想去冲个澡好好睡一觉,然后希望第二天起来Jessica没有跟我吵过架,而Dean也没有出现在过我面前。

 

 

 

第二天中午,当我拎着垃圾走出房门的时候,台阶上突然惊醒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,他揉揉眼睛,抬手向我打着招呼,“早啊Sammy!”不是吧……他不会就那么坐在台阶上待了一个晚上吧。怒气未消的我打算无视他,他跟着我走到垃圾桶旁,等倒完垃圾再擅自跟着我回到房间。见我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他就自顾自地打量起房间,“天啊,《深海少女》?4年前你还喜欢战争电影、硬汉猎鬼,什么时候喜欢这么娘唧唧的东西了?”看到我丢在桌上的唱片,他略带嘲笑地开口。我瞪他一眼,从他视线中夺过唱片丢进柜子,小声回了一句,“女朋友喜欢。”

 

我这才注意到已经不早的时间,赶忙把短袖、泳衣胡乱塞进背包。“嘿,你这是要去哪?”收回继续打算在我书架里找到什么小姑娘气质东西的目光,Dean喊住匆忙收拾行囊的我。我一般查着装备,一边头也不回道,“海边。”“哦,别开玩笑了Sam!你是个旱鸭子,去海边干嘛!”他突然有点激动,走过来挡住我的去路,“让开Dean。”“你根本不会游泳!”“这对我很重要!她就要原谅我了,让开Dean!”他还站在哪里丝毫没有要让的意思,我有点气急地想伸手拨开他,他却先闪开了道路。“Sam……别……”我拖着东西走到门口,他还在挽留我。我就想不明白了,平白无故消失这么多年,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阻止我谈恋爱,他到底脑子里都在想什么!我抖抖肩上的背包转动了门把手。拉开门,还没等迈开步子,“咣”的一声,一股强大的力量撞上了它,接着“咔哒咔哒”,门窗依次落了锁。“抱歉Sammy,我不能让你去。”Dean还站在房间的中央,用他那双略微暗淡的绿瞳注视着我。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怒气就腾地一下就占了上风。“你以为你是谁啊!4年渺无音讯,突然又嘭的一下出现在我家,你到底想干什么啊!谈恋爱是我的事情你管的太宽了吧!”“我不知道我消失了那么久!”“是、你不知道,你不知道全世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存在是什么感受!你不知道找遍周围我知道的所有街区,都没有你这号人是什么感受!他们都以为我疯了!简直够了!”我挥拳砸向他的脸,却没有意料中肉和骨骼的手感,我睁开眼,发现我的手臂穿过了他的身体。一向闲不住嘴的他也哑然了,两个人静止在房间中央。半晌,我才缓缓抽回手臂,离开他的身体,却没留下任何触感。

 

“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

 

 

“Sam……”他叫着我的名字,四肢猛然一凉,我跌跌撞撞摔在我身后的墙壁上。“你……果然是我的幻觉对么?”我颤抖的开口,沙哑的声音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样,差点都没意识到那是我自己的声音。他咬了咬嘴唇,然后深吸一口气,“不是”他直视着我的眼睛,吐出这两个字,像是下了很大决心。他伸出双手示意我他什么都不会做,然后向后退了两步:“我是个亡灵。”

 

单是这一句话就让我消化了很久,然而他开口继续说了下去:“别人看不到我是肯定的,因为这世上跟我联系最深的是你,你也是我还存在在这里的原因。我经常消失是因为保持我让你可见是件非常耗力气的事情,所以几年前的那几次时间很长的消失,是因为我和你待在一起太久了,几乎耗尽了灵力被打回了虚无,直到我恢复才又能见到你。”他顿了顿,像是想要给我一段时间。我很想反驳他,想跟他说“别扯了!认真点,兄弟”,但是只能张张嘴发不出声音。这么多年的消失又出现,问遍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,我找不到其他的任何理由去否定这些句子。过了很久我才开口,“那我们……”“是兄弟。我的全名是Dean Winchester, 是你的哥哥。你是小我四岁的亲弟弟。”

 

“轰——”我好像听到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的声音,“这不可能!”在我意识过来之前就已经出口了。我是Winchester家的独子,是父母结婚以来的第一个孩子,没有任何兄弟姐妹,更不可能有个比我大四岁我还全然不知的亲哥哥。“是不可能,对你来说不可能。因为现在这样的生活是我拿命换的!”他越说越激动,他走到我面前,想抓住我的肩膀还是什么,但又一次穿过我的身体,“Sammy你听我说。17岁这一年你会和交往三年的Jessica到海边去,你的蠢哥哥曾经和你一起,他怂恿你坐上小渔船,他怂恿你和他一起玩冲浪。好不容易和好的Jessica也很开心,你不想扫兴,所以你一定会站上摇摇晃晃的冲浪板。然后你会被突变的天气卷入海底,消失在汹涌的浪花中。所以我求求你,别去……”他森林般地瞳孔湿润起来,“这都是我的错,所以让我来纠正它,好么?”他还想说什么,但被哽咽堵在了喉咙里。

 

屋子里除了两人的呼吸声之外一片寂静,两个人直视对方的眼睛,却不知道谁该先迈开步子。“嘿,”最后还是我先移动了脚步,走到他的面前,伸出手臂环着他的身体,做成一个拥抱的姿势,“……没事了,哥哥。我好好待在家里。”

 

 

 

然后我们靠着墙坐在地上,听着对方的呼吸声。我提议聊聊他那个世界的我们,然后他讲起我们小时候偷偷去邻居家泳池的探险,讲起一起做过无聊的恶作剧,讲起他总爱嘲笑我的头发和只爱吃蔬菜的习惯……我们就靠着墙,聊了一整个下午。

 

傍晚的阳光洒进房间,透过他的身体,落在地板上。他突然站起身,径直穿过房门,快要失去知觉的双腿花了我几分钟才追上他的脚步。“真美。”西边的天空连着云朵,一片鲜艳的红色,他转过身来看着我,“你安安全全的,我的心愿也了了,所以是时候说再见了”。风起时,微湿的寒意卷着落叶拂过他的脸庞,他将双手随意插在口袋里,露出那张我怎样都看不厌的笑脸,“再见到你真好Sammy,谢谢你。”该感谢的人是我,我现在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,夕阳、他短短的金发、还有那双透过它们就能看到森林的眼睛,我只觉得美得不真实。他闭上双眼,身体像泡沫般消散在晚霞之中,我就那样看着他,直到那里只剩下一片虚无。

 

 

 

秋天的晚上还是有些寒意,我裹起被子,坐在窗边。我记得妈妈说过死去的人会成为天上的星星,照亮着保护着地下的我们。他也会么?那他一定是夜空中最亮的星。手机大概响了很多次,是Jessica还是周围的谁我都不是很在意。我就那样透过窗户擦不干净的玻璃,盯着漫天繁星。

 

直到东方红了,我才想起,最后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出口。

 

FIN


评论

热度(14)